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畅读佳作

>

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畅读佳作

之知著

本文标签:

小说《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是由网文作者“之知”所著。本文精彩章节截选:她开始追陆爷的时候,追得连滚带爬,最后把自己追成了有名无实的陆太太。都说陆爷为人狠辣六亲不认。可自从离婚后就变了。全北城人都知道,陆爷有个心肝儿谁也碰不得说不得谁要是动一下,他能把北城给掀了用陆爷的话说就是:陆太太啊,我把命给她都行

来源:c   主角: 应姝陆临洲   更新: 2023-09-25 18:58: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是作者 “之知”的全新佳作,应姝陆临洲是小说中的角色,内容概括:手指头数了数:“八个月了应该。”......

第46章


“碰了!”

紧贴着的身体顿时僵硬,她看不见陆锦川的表情,只感觉后腰一凉,他抓住她的衣服往上一扯,然后把她整个人翻过来。

衣服脱不下来,刚好搭上来遮住她的脸。

身上只剩下内衣,她从没在他面前这么暴露过,空气中的凉意让她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两手垫在身后动弹不得,就呈现出挺着胸口往前送的姿态。

太美了,陆锦川紧盯着身下的躯体,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光线中竟然会发光。

原本只想教训她,吓一吓她,眼前的美景却让他顿时失了分寸,脑中的本意和理智被驱除得一干二净,剩下的只有渴望。

她的身体像是他在沙漠中跋涉日久遇到的一汪泉水,再不做点什么,他就会被活活渴死。

于是他缓缓低头,灼热的气息喷吐在白皙的皮肤上,应夏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

他在她心口印下一个吻,应夏身子一僵,他伸手抚上她的脖颈,轻声安抚:“别怕,别怕……”

然后,他吻上了那片绣花的蕾丝。

……

“喂,”沈修与拍了拍正在发呆的应夏:“你不对劲。”

自应夏从北城回到剧组,这两日时不时的就走神,常常抱着剧本半天没翻上一页。

沈修与蹲到她跟前:“在北城发生了什么?”

应夏眨了眨眼,这么明显吗?

脑中不由自主回忆起那晚少儿不宜的画面,脸倏然就红了,急忙否认:“没有,什么也没发生。”

沈修与不信:“真没有?”

应夏肯定道:“没有。”

沈修与唇角一牵,伸手在她发红的耳朵尖拨弄了一下。

“那你耳朵红什么?见了我害羞?”

应夏忙伸手捂住耳朵,惹得沈修与大笑:“没用,脸上也红了,还真是害羞啊。”

应夏知道他在逗她,放下手瞪了他一眼:“害羞也不是因为你害羞。”

沈修与站起身,揉了一把她的脑袋:“难不成你这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不纯洁的画面?”

应夏耳朵更红。

应夏见远处李导在朝这边张望,忙把他支开:“李导找你。”

沈修与回头,正好看见导演朝他招手,走了两步又回来,弯腰在她耳旁道:“等我回来再告诉我你脑子里想的什么画面。”

沈修与刚一走,宁幼又坐了过来,指了指应夏:“三月份了你还穿个高领毛衣做什么?”

应夏下意识压了压领口:“倒春寒,我怕冷。”

宁幼嗤笑一声:“这两天很不对劲啊你。”

应夏惊讶地看着她:“很明显?”

宁幼点头:“明显到不能再明显了。”

应夏欲言又止。

“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有些事情,说给带了主观意见的人听,对方只会把自身情绪带入进去,不能客观公正的评价事件和人。

比如谭菲,如果跟她说,得到的估计永远是一个评价:陆半城有病。

陆锦川确实有病。

应夏咽了口口水,想着怎么组织语言:“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她的前任吧……”

“无中生友?你直接说是你自己得了。”宁幼很上道。

“好吧,”应夏无奈,如实点头:“我前任,我感觉他不大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宁幼掏出烟递给应夏,应夏摆手拒绝。

“我们分开后,他……他老管着我,在一起的时候管,分开还变本加厉。”

宁幼笑了:“这多简单,他还喜欢你呗。”

应夏两手捧着脸说:“但是他有个白月光,他喜欢他的白月光。”

“他现在和白月光什么状态?”

“白月光怀孕了,”应夏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八个月了应该。”

小说《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离婚后,前夫哥总想掐我新桃花小说应姝畅读佳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