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严华华华)最新章节列表_严华华华)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

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

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

严华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严华华华,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严华”,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男朋友考研上岸,他妈觉得我没文化高攀他儿子,要我家给她儿子一套房,外加三十万。我默默看了眼我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双学位证书。那我应该可以换栋别墅,再加一百万彩礼。......

来源:qwwrkbd   主角: 严华华华   时间:2024-04-02 23:26:30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是作者“严华”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严华华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4.谈话不欢而散和严华冷战的时间,我索性住在闺蜜家思清说这段时间严华都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她聊天闺蜜知道我俩吵架,说估计是严华想从她那里套点我的态度我就知道,七年感情,他不会不在乎我毕竟七年青春所有美好都在这里面我打算主动找严华谈谈小蝶,我想我妈应该给你说清楚了严华语气很淡,眼神里是我没见过的冷漠30万嫁妆和一套房?我想确认是不是这个...

第2章


4.

谈话不欢而散。

和严华冷战的时间,我索性住在闺蜜家。

思清说这段时间严华都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她聊天。

闺蜜知道我俩吵架,说估计是严华想从她那里套点我的态度。

我就知道,七年感情,他不会不在乎我。

毕竟七年青春所有美好都在这里面。

我打算主动找严华谈谈。

小蝶,我想我妈应该给你说清楚了。

严华语气很淡,眼神里是我没见过的冷漠。

30万嫁妆和一套房?我想确认是不是这个。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看来是默认了。

好。我扯了扯嘴角,我看到我答应的时候,严华眼里的得意光。

从这一刻,我才知道这七年我有多瞎。

小蝶,你想清楚就好,你也知道你的条件,但我不会嫌弃你的,房子也不用很大,一百多平……

但是我要求你家出一百万彩礼,还有一套房。

我打断他的滔滔不绝,在他愣了一秒黑脸要反驳的时候。

我把自己的学历证书摆到他面前。

不是要求门当户对么,我学历比你高这么多,你一个硕士都能换这些,那我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严华看到我证书有些惊讶,翻开后脸铁青,冷冷哼了一声,李蝶,假证书的把戏好玩么?为了骗彩礼,这么幼稚的手段都用上了,还皇家墨尔本,你字母认得全吗?

看到他脸上的质疑和鄙视。

我心口突然有些疼,这就是我爱了七年的男人。

防伪钢印和国际认证,你告诉我怎么做假?说我骗彩礼那你和你妈算什么?

严华脸色越发不耐烦。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想好了再联系我,这段时间你还是去思清那住吧,短期内不要回来了。

我?

谢谢,有被笑到。

要出去也是你出去,那房子是我的。

严华一副看智障儿童的眼神,语气全是不屑。

李蝶,你是不是住思清房子太久,忘了自己真实身份?思清对你那么好,你不感恩还想霸占人家房子?你真让我恶心。

最后几个字,让我扇了严华一耳光。

只给你一下午的时间,要么自己搬出去,要么我找搬家公司把你们东西扔出去。

严华被我扇得猝不及防,对着我一顿咆哮,李蝶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打我?像你这样一穷二白没文化的垃圾,也就是我之前眼瞎看上你,白白浪费了老子七年!

以后就算你下跪求我,也别想到我身边!分手!

我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严华,一瞬间有些茫然。

这还是曾经温声细语跟我规划未来的男人吗?

七年对于他是浪费,对于我是什么?

好,分手。

我不想再跟他纠缠,起身要走被他拦住。

李蝶,既然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之前在你身上耗费七年的时间成本,我妈应该给你说了,赔偿一套房。

这义正词严的态度,好像是我欠他的。

我冷笑一声,那我的七年,你打算赔偿什么?

我一个硕士身份跟你在一起,你就烧高香去吧,你还想要赔偿,你也不看自己配不配?

不过一个硕士,仿佛自己是爱因斯坦下凡一样。

我甩开他拦我的手,让你照顾我,都是你家祖坟冒青烟的机会,滚吧!普信下头男!

严华在我身后气得大喊大叫,我出来就拨通搬家公司电话,担心那对不要脸的母子不配合,我又叫了安保队协助。

然后我就拉黑了严华的所有联系方式。

4.

这几年写文赚了不少,不用靠我爹,我自己就在一环黄金地段买了个顶层。

本来想当婚房,但是,我自己住不香吗?!

这可是严华母子一辈子都攀不起的高度啊。

美滋滋泡了个澡后,我给老爹打去电话。

爸,小复式我想租出去,你帮我挂一下吧。

老爹有些惊讶,但是听语气很高兴,我就说还是大房子住着舒服吧,那复式看着扣扣搜搜的,也就你们年轻人喜欢,最近我又看中几个楼盘,有不错的,到时候你来挑挑婚房。

我闭上眼睛,语气很轻。

我还年轻,当几年收租婆再说。

结什么婚,无爱一身轻,男人只会阻挡我吃喝玩乐享受生活。

咸鱼了两天,我收到严华发来的超长短信。

与其说是短信,不如更像账单,而且是明码标价的。

他给我洗一次衣服人工费是200,春夏秋冬价格不同。

每天三餐也标记好了价格,一餐50。

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什么打扫卫生,擦玻璃之类的。

其中还有一条,格外刺眼。

是之前他跟我参加我母亲的葬礼,需要给他精神损失费,3万。

总计一共38万。

短信最后一句话,既然你能把我和我妈赶出来,就别怪我无情,你房子可以不给,但是这些照顾费用以及精神损失费,是你欠我的,我不跟你算利息,本金给我就可以。

我都气笑了。

虽说七年,但是我们四年异地,一直到他考研,我们才住一起。

这三年所有支出都是我付,我身上没有一个是他买的礼物,哦,有一个,一双棉拖鞋,还是路边摊我看毛茸茸的拖鞋可爱,撒娇让他买,他才给我买。

平时的情人节,七夕,包括我生日,他也就顶多做一顿饭,蛋糕还是我自己买!

他哪来的脸找我要钱?!

滚吧!

我多一个字都不想回他,直接拉黑!

刚操作完,我就接到思清电话。

蝶蝶,你跑去哪了,你男朋友这两天跟个冤魂一样缠着我,还说你这个朋友不值得交,什么把他们赶出去,你想要霸占我房子叭叭叭的。

我跟思清说我们分手了,还把严华发来的佣金账单截图给思清发了过去。

思清是个火爆脾气,当场就炸了,说七年养个狗都比两条腿的渣男好。

我不认同,严华根本不配和狗比,侮辱狗。

又过了几天,思清告诉我,严华给她表白了。

她直接恶心坏了,一杯水全部浇在严华脸上,让他撒泡尿照照自己,一个农村下头男配吗。

我大概也猜到了,严华想攀思清大腿,除了他妈怂恿应该也少不了他的心思。

算了,反正不会再见面了。

然而,我低估了这对母子不要脸的程度。

5.

我的连载书火了,网站给我安排了本市书粉的一个小型见面会。

结果在我和粉丝互动的时候,严华妈妈突然从人群里冒出来。

大家不要被她骗了!她就是个老赖,欺骗我儿子感情,欠钱不还!

一通歇斯底里的叫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严华妈妈冲到我面前,指着我破口大骂,我儿子为了你来到这个城市,你把他当佣人一样使唤,他对你掏心掏肝的照顾,你不感恩就算了,还把我和我儿子赶到大街上睡,没有一点良心!七年啊!我儿子整整七年都被你毁了!

事故来得太突然,我没有一点准备。

周围粉丝基本都拿着手机开始拍摄,台下唏嘘一片。

大家都来评评理,今天你要是不把欠我儿子的钱还了,我就不走了!

严华妈说着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撒泼模样。

一瞬间,我成了千人所指。

这场书粉会还是网站现场直播的,我想直播间应该也爆了吧。

我编辑安泽过来护我,这位女士,今天是李蝶的书粉见面会,你们私人的事情可以私下解决,你现场闹会影响秩序。

这样没有道德良心的人,你们还跟她合作,你们助纣为虐啊?!都来欺负我这个老婆子是不是!

严华妈妈说什么都不肯起来。

大家似乎都在等我开口,我现在比刚才镇定很多。

好啊,那就让大家来评理吧,你儿子来城市考研不是为了我,不要给我扣这个帽子,我不背。

他考研这三年,住的是我的房子,他的衣服,吃住行生活费,都是我掏钱,结果你们觉得,他是硕士而我配不上他,跟我分手后,又让我用一套房子来赔偿他七年损失,被我拒绝后,又让我掏38万的分手费。

其中还包含我母亲去世,他仅仅只是陪我参加,就需要三万的精神损失费,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周围寂声一片,我的每一个字都格外清晰。

我盯着严华妈越来越不自然的脸,轻笑道,让我赔偿可以,那我的七年呢?不说虚的,按照二环内的租房价格,你们应该欠我更多吧?还有,你儿子发我的账单,我完全可以上诉法庭,说你们敲诈。

你瞎说八道!那根本就不是你的房子,是你闺蜜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你一个卖肉的穷丫头片子能有房?有本事你就告去法院!我还要告法院你诬陷我儿子!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妈恼羞成怒,挣扎着朝我扑过来。

安泽护在我面前,让保安把失控的严华妈妈控制住。

结果他妈各种撒泼打滚。

啊!打人了!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尖利的嗓门,让书粉都纷纷吐槽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下头的一对母子,女朋友家人的葬礼都能扯出精神损失费,想钱想疯了吧?!人血馒头都吃!

还硕士,真给广大硕士丢脸。

其中一个男粉默默来了句,蝶大妥妥一白富美,就是眼睛不好,看上的这什么垃圾。

因为严华妈太聒噪,还耍无赖,保安直接把她架走。

被严华妈闹了一场,我名字直冲头条。

书更火了。

我忍不住笑出声,因祸得福可还行。

既然严华一家不讲情面,那我也不用留情分了。

直接遂了他妈的愿,以严华讹诈我,打了报警电话。

6.

结果到了警局,严华妈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本想咬死我让人打她,结果监控打脸,是影响他人秩序工作。

严华也死不承认那个账单,非说是情侣之间开玩笑,想用账单让我回心转意。

我当然知道他只是这样说辞来开脱。

警察最后以账单是双方恋爱期间,且没有实质转账记录之类的,只是明码标价,而且严华承诺不再纠缠我,最后定为民事纠纷。

母子俩被口头教育。

严华发给我的账单在网上流传了好一阵。

学校那边觉得他品行不端,德行有失,给他记了大过。

虽然学位保留,但是他在网上的事迹,早就传遍学校。

严华跟过街鼠一样。

听到这些消息,我心里还是很爽的。

就在我生活恢复光明璀璨的时候,我再一次碰到了这一家人。

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印证得很真切。

7.

安泽约我谈剧本改编,吃完饭安泽去结账的时候,我就看到严华母子。

严华也看到我了,他身边牵着一个姑娘,两人腻歪得不行,应该是他新对象。

要死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么晦气。

我索性去门口等安泽,不想脏眼睛。

谁知严华跟了出来。

好久不见。

我不想搭理,没有接话,但严华自顾自地说着。

李蝶,我女朋友怀孕了,所以我要结婚了,过两天就准备去看看婚房。

我冷哼一声,算算时间,我跟他分手三个月左右吧。

找下家的速度挺快。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对象虽然只是普通一本,但是他家愿意掏五十万嫁妆和宝马车,以及一套二百平的房子。

听听这炫耀的语气,仿佛告诉我这样的陪嫁才配得上他。

哦,恭喜你入赘成功。

我语气平淡,似乎是没从我脸上看到挫败感,他有些不甘心。

其实说实话,小复式根本不是你的吧,我看到里面住的别人,如果那房子是你的,你怎么不住回去。

我家房产多,我想住哪住哪,跟你有关系吗?

李蝶你真是可怜,打算一辈子活在你自己的谎言里?互联网都是没有记忆的,就算你毁了我名声,但我照样不缺女人,我长相好,学历高,想往我身上贴的人很多,而你只有一张还不错的脸,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穷逼背景。

严华说得雄赳赳气昂昂,脸上掩不住的得意。

我像是看弱智的眼神看他,上不得台面的背景,你在自我介绍吗?不要给农村户口的同胞丢脸,你只用瞧不起自己就行了。

安泽开车过来,我头也不回地上车。

我走的时候,听到严华妈妈说,满嘴瞎话,一身的穷病还不承认,天天妄想自己是白富美呢,我呸!

可我没想到,在我来老爹楼盘帮忙的时候,严华一家来了。

真巧,来我爹的地盘买房。

呵呵,果然是你,我刚还以为眼花了,怎么小说写不下去,来做售楼小姐了?严华冷嘲热讽来了句。

我没有理他,安排别人接待他。

但严华非指定我来介绍房子。

作为生意人,我当然不会拒绝送上门的钱。

8.

按照严华要求,我让人选了几个户型。

严华他妈坐在我旁边,趾高气扬的。

李蝶啊,在这工作一天挺辛苦吧,啧啧啧,估计吃饭都不能按时。

说着,他妈拿出个小零食。

这是我儿媳在网上买的国外进口牛肉干,一见面就给我进口的东西,别提多孝顺懂事了,我想你也没吃过这样的好东西,拿去一包尝尝。

严华妈妈挑着眼睛,像是施舍一样。

我扫了眼包装盒上的名称,有些惊讶。

ZGCN??

怎么样,这种好东西你吃不到吧,你看得懂这外国牌子吗?

严华妈还不忘挖苦我一下。

我哼出一声冷笑,大可不必,你慢慢吃。

当初在国外上学,我给老爹牵线外国校友,拓展了下国外市场。

我给我家打入国际的牛肉干起了个外名。

就叫中国超牛,缩写ZGCN.

他妈撇了撇嘴,土包子,没享福的命。

诶,我这大小姐脾气就上来了,撂挑子不干了。

直接让别人来招待严华。

严华还特别不满地叫住我,说我态度不恶劣,要投诉我。

我笑出声。

你不投诉我都瞧不起你。

严华叫来经理,结果经理面露难色,告知他我是这个楼盘主人的女儿,并不是员工。

严华和他妈一脸震惊且吃翔的表情。

你不是说你家是卖羊肉的吗?!

我笑得更开心了,对啊,这只是我家产业的一部分,哦对了,我看向他妈,你给我的进口牛肉干,也是我家的。

9.

之后有段时间,严华回来找过我,想要跟我复合,想回到曾经。

他还很慷慨地跟我说,陪嫁不用三十万也可以,就在以前的小复式,然后给他妈在新楼盘看个房子,不用很大,八十平也行。

我真是笑到不能自理,是《勇气》听多被洗脑了?

我果断拒绝,并告诉严华,他未婚妻怀孕,不应该来找我纠缠,让他做个人。

但严华说他可以不要未婚妻,不要那个孩子,只要我同意跟他在一起。

对于这种没人性的渣男,我不想再回复了。

真是自卑又自负。

10.

我买了房车准备自驾游,出去舒缓一下心情。

安泽和思清给我办了场欢送会。

晚上安泽送我回家的时候,我看到门口蹲着一团人影。

凭着多年的熟悉,我知道他是严华。

小蝶,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发现我不能离开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看他样子应该是喝酒了。

我叹了口气,你快当父亲了,我希望你能有担当,以后别再联系了,这个房子我不会再住了。

反正我家房子多,不过就是搬家的事。

严华踉跄地过来要拉住我,安泽下意识把我护在身后,大概是这个举动激怒了严华。

他脸色一下变得狰狞起来,李蝶,你跟我在一起七年,睡了三年!你在别人眼里就是破鞋烂货!除了我没有人会要你的!

安泽一拳打在他脸上。

安泽护送我回房门的时候,我看着严华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瞪着我。

愤怒羞辱和浓浓的不甘。

我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了。

仅此一事,我换了个安全系数很高的别墅区,同时也换掉了手机卡。

在独享自驾游的时候,我听到思清说。

严华出事了。

大概就是他那个怀孕的对象在结婚第二天,带着彩礼钱跑了。

穷山恶水出刁民,严华那的村民找严华母子要钱,把他妈误伤打住院了。

严华不得已辍学,为了他妈的医药费干起了他曾经最瞧不起的服务行业,外卖员。

不过也是,如果勤奋点,外卖员一个月的工资也挺高的。

思清知道这些是因为,严华找她要我的联系方式。

他想跟我说声对不起。

思清问我给吗,我摇了摇头,不了,我不想他的任何在出现我的世界。

哪怕是他后悔真心的道歉,我不需要。

所谓渣男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看着车窗外的晚霞,我心情放松很多。

安泽发来视频,我分享给他看。

屏幕上是安泽好看温暖的笑容,他说,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我轻笑着回应。

嗯,我也想你。

小说《硕士男友嫌我墨尔本学历不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