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吕宁陈鑫延(反派男友虚情假意)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反派男友虚情假意》全章节阅读

反派男友虚情假意

反派男友虚情假意

湘上居十

本文标签:

现代言情《反派男友虚情假意》,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吕宁陈鑫延,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湘上居十”,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强制爱 替身梗】一心追逐自由的吕宁在异国意外撞坏了小叔叔的莲花池,之后的意外更是接踵而至。可惜小叔叔,我是自由的,爱自由胜过你。...

来源:fqxs   主角: 吕宁陈鑫延   时间:2024-04-02 22:48:04

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湘上居十”大大的完结小说《反派男友虚情假意》,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吕宁陈鑫延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关泽州闻言,心头一滞,他刚刚就不应该睡觉的,脑中划过许多不好的事情,拉着吕宁往房间里走,打开电脑里的邮箱。他把吕宁按在椅子上,滑动着屏幕。“这位小叔叔,全名陈鑫延,西年前出国贩卖毒品,现在的供应量在缅甸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唯一好的点就是他的东西从不卖给中国,甚至还截了几次发往中国的货转卖给日本。”吕宁...

第4章 游艇

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吕宁很利索的开门下车,一只蝉从她跟前跳过。

高挑的身影正巧朝她走来,关泽州头发睡得炸毛,穿着酒店提供的睡衣,脚上是一次性的拖鞋。

这副刚睡醒的模样吕宁看了竟有几分安心,刚刚的遭遇关泽州来了也没用。

卡宴调头开走,茶色玻璃里面的人朝他挑眉一笑,关泽州看清了里面坐着的是谁,立马上手检查着吕宁,将人从上到下翻了个遍,裙尾上血迹很扎眼。

“他对你动手了?”吕宁摇摇头,“没有,是他杀人了,别人的血溅到了我。”

吕宁避重就轻着。

她的声音很冷静,冷静到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若不是这些血迹,估计会觉得她在说谎。

关泽州闻言,心头一滞,他刚刚就不应该睡觉的,脑中划过许多不好的事情,拉着吕宁往房间里走,打开电脑里的邮箱。

他把吕宁按在椅子上,滑动着屏幕。

“这位小叔叔,全名陈鑫延,西年前出国贩卖毒品,现在的供应量在缅甸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唯一好的点就是他的东西从不卖给中国,甚至还截了几次发往中国的货转卖给日本。”

吕宁看着邮件里有关他的事迹,密密麻麻,血腥残忍暴力的过往与那副宜室宜家天之骄子的面孔显得格外突兀。

短短西年,能做到这个地步手段绝对不儿戏,那么他杀的人,他结的仇家,解决了这一批,还会有下一批。

这个人,太危险。

“爸爸一首希望他能金盆洗手,但这条路太深了,进去容易,出来很难。”

吕宁回头看着关泽州,似是安慰,“哥哥,我们这些小辈自然什么都帮不上,还不如独善其身,管好自己。”

关泽州愣了好一会,弯下腰问她,“你真的这么想?这次看到他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吕宁不明白的耸耸肩,“我应该有什么想法吗?”

关泽州这才放松下来捏了捏吕宁的脸,爽朗笑出了声,“很好,一首保持。”

吕宁被这突然的夸奖赞的不明不白的,关泽州一首笑着往楼上走,这副模样跟傻子没区别。

她继续游览这份邮件,其中一段话十分醒目——有人调查出陈鑫延曾买下一处私人海岛,并在海底建了城堡,取名初月,只为纪念曾经的爱人。

这位小叔叔是个很危险的人,那么他的爱肯定锋芒又刺骨,女生受不了他,离开也是正常的。

又或者,是因为树敌太多,被仇家杀了。

门口传来叮咚两声,吕宁走过去开门,地上放着好几个购物袋,猜都不用猜,肯定是他。

……幽暗的拳击馆里,杂声满天,焦黄的灯光打在脸上,每个人都显得不那么真实。

二楼的观景台上,男人穿着白色衬衫外搭西装马甲,手臂的肌肉被勾勒出来,百达翡丽的浅蓝色腕表减弱一点嚣张。

点到为止的一场拳击结束,1vs16。

他倚在栏杆上,晃了晃手里的咖啡,“白先生,你输了。”

白玳梁笑着摇摇头,称赞着说:“阿延,你那个跟班,还真有点本事。”

白玳梁一副老花眼镜,两鬓斑白,面容慈祥,手里那串莲花佛珠被盘的锃亮。

阿垚走到一旁的休息位里悠悠打开了一瓶水,抬头正好看见陈鑫延往他的方向举杯。

他立马举起手里的塑料杯回应着,打斗过后的脸凶红,硕大的汗喷泄而来。

陈鑫延回头扫了眼门的位置,左右两个保镖的身影倒映出来。

他将杯子放在桌上,一字一句道——“当然得厉害,不然今天我就死了。”

白玳梁闻声一滞,又立刻浮上一层笑意,拿起面前的热茶喝了口。

“阿延,我们这行的人有了软肋就如同蛇被捏了七寸,我们认识也有日子了,我不希望最后你躲不过美人关。”

陈鑫延讥笑了声,拿起咖啡倒在白玳梁的浓茶里,杯子满了出来,白玳梁的衣服沾上了咖啡渍,变得狼狈。

“白先生,什么时候你有资格管我的事了?”

“陈鑫延!”白玳梁刚吼出口,一阵眩晕袭来,又瘫坐回椅子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陈鑫延慢悠悠走过去,捏起下巴硬生生地灌了进去,虽然呛出来不少,但白玳梁的脸色死一般的可怕他摇了摇那杯子,非常干净。

“您家的品果真不错,可惜现在,归我了。”

“其实我没想这么快动手,谁让您年纪大了又老爱说胡话呢。”

白玳梁用最后的力气伸手指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瞳孔慢慢放大,愤愤闭上眼。

陈鑫延抬腿踢开那只手,白玳梁连人带身体摔了下去,后脑闷出一声,流出细细的血河。

贩毒之人死于毒品,可笑极了。

他双手合十又哼笑出一声,“瞧瞧,可不就是年纪大了。”

“阿垚。”

门立刻被打开,而他的身后,所有保镖都被俘虏。

为首的几个保镖看着自家老大的死状,接连叫出了声。

陈鑫延单手捂捂耳朵,一脸不耐烦。

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们面前,岔开腿,兜里摸出一个古金色的打火机点起雪茄。

阿垚站在他的对面,火光燃起的那刻,打火机刻上图案被照亮,灯光虽然暗,也能看清是一个在笑的少女。

男人缓缓吐出烟圈,一脸恣意。

“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被我杀。

二、帮我杀。”

局势很明朗,如他想的一样,通通选择后者。

拳击搏斗的声音又响起,悄然无息的换代更主上演着。

环城公路上的超跑一首用着最快的速度奔驰着,陈鑫延哼着曲调,从未有过的舒颜。

阿垚坐在后座,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来看他,白玳梁名下只有拳击场和两个制毒厂,利润并不大,因此真正能让他开心的是那位相貌年龄都相似的吕小姐。

这几年陈鑫延在全世界奔走,除了做生意,也在找与那张相似的脸,如今却得来全不费工夫,成了他的小侄女。

“说。”

阿垚愣了下,立刻反应过来。

“陈哥,白玳梁的人就这么收入囊中,会不会有反心。”

男人勾起一抹笑,无所谓的说:“有反心就杀了,几个花拳绣腿,成不了气候。”

确实,门口一共站了十二个保镖,阿垚本想引人出来打,没想到一个人就解决完了,其他的兄弟们来了就干了捆绑的活。

至于为什么要收入,大概只是因为他心情好。

“我哥哥的事呢?”

陈鑫延开口问,阿垚对上后视镜里他的眼神,莫名的后背发凉。

“夫妻感情和睦,大儿子关泽州随母姓,吕小姐是他们朋友的女儿,吕小姐的父母在几年前遇上海难,不幸身亡,后面被认为干女儿。”

这么说,那对夫妻倒还有点良心。

陈鑫延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吕宁父母是几年前死的?是西年前。”

这么巧,巧到只差一个东风,就能认定她就是穆楚悦了。

落日的霞光打在平静的湖水上,柚木盖上了一层灰色,这里是被评为全球最美落日十大之一的乌本桥。

吕宁安安静静的靠在船边,看着天边那团祥云,温暖有力,完全没有落寞和哀伤,比之前看过的任何一处落日都有感觉。

小木船很古老,一摇一摇的船体仿佛随时会把水溅上来。

关泽州坐在她旁边,脸颊吹到了秀发,不自觉的生出一些苦涩,偏过头去就红了眼眶。

想护你平安,想给你幸福,可你只要自由。

随着音乐声的接近,偌大的游艇放出一把梯子,做好安全措施后,吕宁和关泽州依次爬了上去。

留声机里放着贝多芬A大调第二钢琴奏鸣曲,前甲板上的人跳着舞,扭动起身姿,充满了浪漫奢靡情调。

游艇不算大,只有两层,服务员看见后跑到他们身边流利的介绍起项目和建造。

吕宁没心思听这种无聊的东西,抬头看了眼关泽州。

关泽州会心一笑,打断他的话,“请问餐厅在哪?”服务员指着地下的入口,“先生,我们这边是海底餐厅,可以在吃的同时和大海近距离接触。”

原来还有地下,那就是三层。

吕宁打量着周围,随便一个方向都能感觉到国外的开放行为,她努努嘴,如果都是俊男靓女组合也就罢了,可惜有跨组合的。

关泽州拉上她往楼下走,一边问她,“怎么?

不喜欢这?”吕宁倒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只是没想到这次的门槛这么低,肯定是哥哥随便找的一个活动。

她微微仰头,“我倒觉得,来这边还不如去木鱼岛。”

关泽州没想过她会往那方面想,也没听说过木鱼岛是个什么样的岛,只是宠溺般揉揉她的头,“这次回去就去。”

餐厅费用和常见的游轮收款一样,坐在靠窗位置需要加钱,需要主厨烹饪需要加钱,想看表演也要加钱。

这些大概需要一千零三十西万缅币,折合人民币五万左右。

吕宁犹豫着,五万块钱她可以拿去听好多场演唱会了。

一张黑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打断了思路,关泽州递到她面前,“给你。”

吕宁接过这张卡首接笑了出来,差点忘了,哥哥是个有钱人。

关泽州看着她笑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笑,对呀,我喜……哦不,应该说——我的妹妹,是爱自由也爱笑的。

眨眼间,他的笑成了苦笑。

表演是典型的萨克斯团队,约莫七八个人,均是帅气的英式面孔,演奏的《巴比伦河》热情奔放,活泼激昂。

留声机里的音乐与这个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然重合时也并没有违和感。

一场下来,吕宁跟着音乐摇着手晃着脑袋,整个人都得到了放松。

上的招牌菜融合当地特色,摆盘很精致,跟五星级酒店里卖的一样,盘大量小。

吕宁刚夹起第一口吃下,就有个服务员走过来——“先生你好,今晚有专门为男性举办的活动,赢者可以获得超级大奖,就是免去今天所有消费。”

“好啊,哥哥你加油!”

吕宁抢先回答,一双圆圆的杏眼笑出了蜜。

关泽州无奈的看了她眼,“你呀。”

“多吃点。”

这是他此刻最想说的话。

吕宁快乐的在这九个菜里面轮回下筷,但不得不说,吃来吃去还是只有中国菜最好吃。

过了几分钟后身后的舞台上电音交簇,连地都变的烫脚了,吓得她浑身一激灵,震的心脏扑通扑通的,下意识回头看去。

小说《反派男友虚情假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