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老赖的无耻生活

>

老赖的无耻生活

嘉齐著

本文标签:

主角是吕娜小梅的都市小说《老赖的无耻生活》,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嘉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个苟且的老赖的“无耻”生活。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谎话成精……生活就是生活,生活就是“颓”,没有那些华丽的逆袭,谁也改变不了。...

来源:fqxs   主角: 吕娜小梅   更新: 2024-05-15 23:06: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火爆新书《老赖的无耻生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嘉齐”,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方急促地说:“这里是区人民法院,关于你和开心的民间借贷纠纷,现在需要给你邮递起诉材料,麻烦你告知现在住址。”我愣住了。半个月前开心己经在微信里警告我不断地触碰他的底线,我回复说己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接下来的几天相安无事……“这个材料我可以去法院领取么?”“可以,下午两点半到西点半过来领取...

第2章 土色的蜥蜴

冬瓜真的来宁波了,只是半年之后我离开了。

第一份工作我干了半年,没有和同事,没有和吕娜告别。

我去了北方。

我给冬瓜发了一条短信,一个月后一个炎热的下午他也挎着一个蛇皮袋来了,带来了小朱。

租房,添置生活用品,我帮着他当天就住进两隔间的出租屋。

小朱乍一看长得圆润、乖巧,婴儿肥的圆脸红扑扑的,像陕西的苹果。

小朱今天穿着一身绿油油,之后的几个月里每次见面她都是这个颜色,这么说又不太准确,因为她的长发由黑变棕了。

看着她我就想到一个画面:一条短小精悍的土色的蜥蜴趴在她身上。

冬瓜就是一条蜥蜴,土色的。

我也是。

冬瓜悄悄跟我说小朱和她在一起两年,现在出现感情危机,跟着他来宁波是她给他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生活还是没有希望她就回西安了。

听起来来,冬瓜毕业之后在西安过得并不如意。

第二天早上我准备回工厂,坐在冬瓜的床沿,催促他赶紧找工作。

小朱盘坐在床头对着手里的小镜子左右端详自己挤痘痘。

冬瓜准备把我昨晚睡的房间租掉,可以省一半的房租。

他应该没钱了,趁着小朱不注意,我塞了2000块给他,至少这样他能在小朱面前体面一点。

这是我攒起来的第一个月工资,过几天再发工资再来看他吧。

临走偷看了一眼他们的床铺,粉色的被套床单,柔软的——两条土色的蜥蜴,还有一条绿油油的蜥蜴在上面翻滚着。

工厂二楼的宿舍单间,木板床只铺了一半的草席,空着的放我的衣服和书,一张小桌子放着我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烟灰缸。

我到底开始吸烟了。

就在来工厂十天后,我吸入了人生第一支烟。

那天晚上我抓着头发颓丧地坐在办公室墙角的地上,小梅递了一支烟给我。

“是个女人都看不上我,长得跟武大郎似的。”

小梅坐我旁边吞云吐雾,一如既往地抱怨。

他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抱怨,这就是他的生活态度,抱怨几句转头就忘,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独特的见解。

他知道我的事情,我又失恋了。

还没开始恋爱我就失恋了——吕娜真的怀孕了。

工作进展顺利,报到后第三天我就进入实验室。

边摸索机器边配料,来到工厂一个星期后我出交了第一支配方。

那天中午,我们习惯称呼的吕老板——总经理开着他的桑塔纳进入工厂,带来了好消息,我们部门的三支配方全部合格,我的成本最低,下午安排试生产。

其实这配方无非是翻翻教科书,然后搜索了几篇论文,参考了以前的老配方改进来的。

至于原理是什么,更深层次的理论我一概不知,毕竟对于大学西年我有愧疚。

我迫不及待要去二楼告诉吕娜,她听到后又能对我笑了——工作的这个星期每天都能看见她对着我笑——走到一楼大堂,吕娜正站在台阶前,心灵感应一般,她转过头看着我。

我刚要开口,略睁大眼睛,发现她泪眼婆娑,她发觉似的慌乱扭过头匆匆上了台阶,躲进她的办公室。

我回到工位,趴在桌子上,手掌交叠支棱着脑袋,像一条土色的蜥蜴。

吕娜怎么了?

昨晚跟我聊天不是挺高兴的么?

昨晚我关了所有的灯,一个人躲在工位里打游戏。

这是我每天最轻松的时候,困了一分钟就能躺到床上。

吕娜刚推开门我就发现了,立马合上电脑屏幕“你还没睡吗?”

“玩一会……我进来坐一会吧。”

她拉开小韩的椅子坐在我旁边,真香!

透着稀疏的星光,我想吕娜还是穿着土色的连衣裙吧。

她也是一条土色的蜥蜴。

她很健谈,而且话题广泛,我一个工科生完全赶不上她的思维跳跃。

她和我说了各种各样的术语,机会成本、经济模型……我搓着手唯唯诺诺。

突然,毫无征兆的沉默,我转头看着她,吕娜像是回应我,我闻到一股热气,她叹了一口气,“说这些干嘛呢?”

“没事,我就当在学习了。”

“哎,我没得选择了。

这是唯一的选择,就像她没得选择一样。”

不太理解她的话,但是也不知道如何回应,我沉默着,看着黑暗中的她,她没有哭,而是笑了,我听到她的浅浅的笑声。

一会儿,话题转移到我身上,她说我要常洗头,把头发理短一些;她说厂长喜欢吃生的食物……我们互相挖苦每一个员工,我喜欢她温柔、嗲声嗲气的嗓音,一首到我听到关门声——吕娜走了。

躺在床上我回味着吕娜的言笑、她身上带着的淡淡的花香。

这时冬瓜发来了一条短信:“吕娜是谁?

我很快就来,买好火车票通知你。”

冬瓜到底真的要来了,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小梅神秘兮兮地问我昨晚在办公室干嘛了。

我就回答了两个字:“聊天!”

我不想让他抱怨吕娜。

当晚,我心猿意马地玩着游戏,时刻关注办公室门的动静。

门没锁,我开了一条缝。

吕娜又来了。

这个晚上我又听吕娜说她没得选择,就像她一样。

确切地说,接下来三天的每个晚上,吕娜都来办公室了,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每次都说一样的话,可能是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或者她可能真的只讲了这么一句话,反复低吟着。

小梅悄悄地在外面偷听,第二天他又会问我在办公室干嘛了,我也会一遍一遍回答他只是聊天。

我终于忍不住了,问吕娜:“你怎么没得选择了?

她是谁?

她怎么了?”

“我希望我能生个女儿,那老吕家就和我没关系了吧……”吕娜走后,我和小梅坐在墙角吸烟,我说,吕娜就是一条蜥蜴。

小说《老赖的无耻生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老赖的无耻生活》资讯列表: